抚州历代状元郎

发布日期:2015-06-08    17:27????浏览次数:次????

杨华林    全益

   从隋朝大业元年(605)到光绪三十一年(1905),我国共举行过700多场科举考试,产生出700多名状元。而在700多个状元中,抚州有6个状元。现将其生平事略介绍于后:

着述状元——乐  

两登 皇 榜

乐史(930——1007),字子正,北宋抚州宜黄县霍源村人。其父乐璋,曾任临川县丞。相传他出生之前,母亲曾梦见一个异人送她一颗五色珠。古人以五色珠代表文采。这个传说,表达了他母亲希望生个才子的愿望。乐史没有让母亲失望。他自幼聪明好学,博学多才。但参加科考,屡试不第。宋建隆三年(962年),南唐后主李煜即位,首次开科取士,以乔匡舜为知贡举,33岁的乐史再次参加角逐。该科共取进士5名,乐史终于被取,且列名榜首,成为抚州的开山状元。因此榜所取皆久滞科场者,时称得人。清光绪《抚州府志·乐史传》亦载:乐史“为南唐进士第一”。乐史故里的霍源村也有为乐史所立的木制状元牌坊。所以,乐史在南唐中过状元是不容置疑的。

乐史及第后,镇守临川的齐王景达奏授秘书郎(九品)。南唐亡国后入宋,乐史任平原(今山东陵县)主簿。太平兴国五年(980)闰三月,51岁的乐史又与颜明远、刘昌言、张观等以现任官吏身份参加进士试中的锁厅试,文、赋均已合格。于是,乐史又一次荣登皇榜,再次进士及第。因此,民间传说乐史为两科状元。

着作 等 身

乐史第二次进士及第后,历任着作佐郎、陵州(治今四川仁寿县)知州、着作郎、太常博士、舒州(治今安徽潜山县)知州、水部员外郎、黄州(治今湖北黄州市)知州、职方员外郎、商州(治今陕西商县)知州等职。景德四年(1007年)去世后,得赠从三品的兵部侍郎,敕葬于崇仁县云乡六都官山庵。墓址在今崇仁河上乡官山村前凤凰窝。

综观乐史一生,他自33岁中状元到78岁去世,在官场上干了45年,一直没有做过大官。但是他勤于着述。着有《江南登科记》、《唐孝弟录》15卷、《孝弟录》20卷、《贡举事》30卷、《登科记》30卷、《题解》20卷、《唐登科文选》50卷、《广卓异记》20卷、《续卓异记》3卷,《太平寰宇记》200卷、《广孝传》50卷、《总仙记》141卷、《宋齐丘文传》13卷、《李白别集》10卷、《商韵杂录》20卷、《坐知天下记》40卷、《总记传》130卷、《仙洞集》100卷、《诸仙传》25卷、《神仙宫殿窟宅记》10卷、《杏园集》10卷、《掌上华夷园》1卷、《柘枝谱》1卷、《许迈传》1卷、《滕王外传》1卷、《杨太真外传》2卷、《绿珠传》1卷等等,共27种、948卷。他中状元后的45年间,平均每年写书21.07卷。尽管不是所有的书都有价值,但他这种执着精神、勤奋精神委实令人钦敬。并且,从书名来看,其涉及面颇广,计有地理、历史、人物、小说、散文、戏剧、舞蹈、伦理、建筑、神话传说等10大类,学识非常渊博,正如王安石称赞的那样, “文辞博赡,材器恢宏”。因此,其名被列入《中国文学家大辞典》、《中国历史人物辞典》、《中国人名大辞典》等大型工具书中。

一枝 独 秀

乐史的着述,有的当时就被皇帝藏于秘府。到了清代,他的《广卓异记》也被收入《四库全书》。他的《绿珠传》、《杨太真外传》是古代小说的优秀篇章,历代广泛流传。宋代以后,根据他的《杨太真外传》,衍变出了多种戏曲、传奇。特别是他在太平兴国期间(976-983)编写的地理巨着《太平寰宇记》最享声誉该书是继唐代《元和郡县志》以后的又一部采摭繁富的地理总志,130万字,详细记述了全国各府、州、县的建置沿革,地名取义,治城迁徙,山川形势,经济物产,人口增减,风俗文化,姓氏,人物,艺文,古迹和传说。阅览此书,可以收到“不下堂而知五土,不出户而观万邦”的效果。书中所载唐以前地志佚文,可补史籍缺略;所记宋代事实,是研究宋史的珍贵资料,对后人研究历史地理、社会、经济、文化均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为后世研究历史地理的重要典籍之一,历来受到重视。该书一出,人们争相阅读,不断被翻刻印行,并传入日本等国。这本书,无可争议地使乐史成为北宋大地理学家。

《太平寰宇记》又是一部大型的地方志书,开创了撰修地方志书的新体例。《太平寰宇记》以前的地方志书,往往只是记述方域、山川、风物、古迹而己,而《太平寰宇记》却除“地理外,又编入姓氏、人物、风俗数门,因人物又说及官爵及诗词杂事”,改变了我国地方志只记沿革地理,轻视经济文化的风习,为后世各类型方志确立史、地、文并重的内容形式,提供了范例。其模式为后来方志所沿用,对后世方志着述影响十分深远。因此,《太平寰宇记》被《辞源》列为词条。《中国地方志辞典》、《中国方志大辞典》都将乐史列为杰出的方志学家。

《太平寰宇记》还体现了乐史的爱国思想。他写作《太平寰宇记》时,幽、蓟十六州早已被后晋的石敬塘出卖给了契丹。为了激励人民恢复失土,完成祖国统一大业,他在书中仍然详尽记述了当时已不属北宋版图的幽、蓟十六州,以“志未尝忘山前山后也。”对此,历来史地学家也都曾给予很高评价。

寄 意 慈 竹

乐史任陵州知州时,见城郭村坞中慈竹丛生,高低相倚,宛如父子祖孙雍容慈和,联想到人伦道德问题,因而特写《慈竹诗》五首四十韵。其中有句云:“蜀中何物灵?有竹慈为名。一丛阔数步,森森数十茎。长茎复短茎,枝叶相峥嵘。去年笋已长,今年笋又生。高低相依赖,浑如长幼情。孝子侍父立,顺孙随祖行。慈爱必孝顺,根基信天成……我愿移此竹,栽于率土滨。使彼行人见,皆为慈孝人。樵童见此竹,且莫伐为薪。”在诗中,乐史赞颂慈竹“高低相依赖,浑如长幼情。孝子侍父立,顺孙随祖行”的品质,劝告人们要象慈竹那样互相友爱,长慈幼孝,和谐生活。诗成后,乐史将此诗“初刻于陵州,再刻于舒州宣化庙,移竹归植,又于家屋屏风间书之”,并将此诗献于朝廷。宋真宗读了,大为嘉叹,为诗四章答之。其中一首云:“堂前慈竹绿阴阴,堂下儿孙孝弟心。和气一门仁道尽,传家何用满赢金。”对乐史的观点表示赞赏。今天,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中,父母子女等家庭关系方面还存在着一些不和谐的现象。因此,重读此诗仍有积极的意义。

 

 

恩榜状元--- 董德元

三 次 中 举

董德元(1096——1163),字体仁,乐安县流坑人出生于书香门第,从小饱读诗书,在弃举业就教职的父亲指导和鼓励下,并求教于族叔董观(后登进士第,知浔州),不久便以学问器重于乡,16岁即考取秀才,21岁夺得乡试魁首。靖康元年(1126),再次中举。可是,赴京参加礼部会试,却屡试不第,消磨了他几十年的黄金岁月,以至“贫甚无以自养”,只好到富人家当教书先生。更使他难受的是,时常遭到世人的冷落和耻笑,心中苦楚无限。他曾写了一首《柳梢春》词,云:“满腹文章,满头霜雪,满面埃尘。直到如今,别无收拾,只有清贫。   功名已是因循。最懊恨张巡李巡。几个明年,几番好运,只是瞒人。”表露了他科场失意,垂老将临,沉沦无望的苦涩之情。

绍兴十五年(1145),50岁的董德元再应礼部试,又未考中。当时,考进士多次不中者,由礼部另造册上奏,直接参加殿试并根据考试所得等次,赐予出身或官衔,叫“特奏名进士”。此次董德元因屡试不第年纪大,得以特奏名补文学科出身,当上了卑微的小官的道州宁远主簿。绍兴十七年(1145),朝廷又举行漕试。所谓漕试,是宋代解试的“别头试”,即将为防止考官舞弊,按规定不参加州府解试的有关官员子弟、亲戚、门客等,集中到各路转运司进行的考试。考试合格,亦称举人,即赴礼部应试。年岁已高的董德元,在经漫长岁月消磨后,锐气大减,无意应试,但在众多朋友的强挽之下,还是前行赴试。途中,经过临江(今樟树)时,郡守彭子从虽为同乡,却讥讽他:“老榜官耳,何足道。” 董德元深受刺激,心情难以平静。但此次漕试,董德元又一次中举。

时来 运 转

绍兴十八年(1148),朝廷举行会试,53岁的德元决定应试,祈盼能金榜题名。当时科考,赞成对金主和的才能被录取,董德元把准了朝廷脉搏,在殿试策论答题中说:“晋之失不在于虚无,失于用兵故耳;唐之失不在于词章,亦失于用兵故耳。”迎合了宋高宗和太师秦桧“柔道”御天下的主张及对金主和不战的路线。因此,宋高宗大为赞赏,欲点为第一。无奈董德元已有官,所以改为第二名进士,而让王佐当状元,但赐董德元“恩例”与状元相同,故当时人称董德元为“恩榜状元”。相传,在殿试揭榜之日,宋高宗亲自接见了董德元,策试放官准则,董德元对曰:“治国治民,学问故为重要,然最为重要者雄才也。吾与王佐同列第一,但政治魄力,应尊王佐为首。”高宗听了,龙颜大悦,即命董德元为左承事郎佥书镇南军节度判官。

董德元返乡经过临江时,曾冷落讥讽他的郡守彭子从却是百般恭迎。同人同地,人情冷热迥异,董德元感触至深,毅然在其迎状上批道:“黄牒初开墨未干,君恩重许拜金銮。故乡知己来相迓,便是从前老榜官。此诗表露了董德元志向晚达、得意非凡的心态,也是对彭郡守的回讽。彭郡守阅后颇有愧色。但后来,董德元当上朝廷大官时,仍起用彭子从为广东使者。这说明德元已忘却旧怨,心胸还是比较宽广的。

依 附 秦 桧

董德元进士及第之后,秦桧有意选拔“世无名誉,柔佞易制者”为党羽。董德元功名来之不易,视官禄如泰山,故谨慎从事之余,有意依附秦桧,因而在秦桧的推举之下,董德元得到节节提拔。先后任秘书省正字、校书郎,吴、益王府教授,太常博士,礼部员外郎。绍兴二十四年(1154),调任监察御使,仅数月,又提升为殿中侍御使,不久又兼任崇政殿说书。

这年三月八日,宋高宗举行殿试。身为监察御史的董德元为参详官。他为取媚秦桧,公然违背科举之法,与魏师逊、汤思退、郑仲熊等秦桧的亲信考官共同作弊,要让秦桧之孙秦埙为该科状元,只因高宗不满秦埙策论,才降为第三。对秦桧不容之人,董德元即为劾罢。如御史中丞魏师逊“少忤桧意”,董德元即上章弹劾其“怀奸嗜利,不恤国事”,使魏落职。皇家宗室、左朝散大夫赵令矜在衢州因会宾客观《秦桧家庙记》文,口诵“君子之泽,五世而斩”之句,被人告发,董德元又劾其“专事狂悖,交结罪人,伺探国事”,使赵令矜受到处罚。此外,他还劾罢参知政事旋矩和郑仲熊。由于替秦桧办事卖力,董德元官越当越大。绍兴二十五年(1155)二月,即兼侍讲,四月转侍御使、中书舍人,六月为吏部侍郎,旋即升为尚书,八月,升为参知政事,掌左仆射(副相)职权,充大礼使,代表天子祭南郊,封为庐陵开国子爵,食邑五百户。德元之故,始祖董合追封为大司徒,二世祖董桢为大司空,其曾祖父董倚加赠奉仪郎、骑都尉、太保,祖父董蒙休为太子太傅,父董奖为少师。真是光宗耀祖,风光至极。

罢 官 归 里

董德元得势后,对秦桧依然小心谨慎。有一天,秦桧和董德元的夫人一同被召见入宫。董德元告诫他的夫人不要随便说话,一切只随丞相夫人说。参见完了回来,秦桧问妻子参政夫人说了些什么?他的夫人说:“什么都没有说。”秦桧很高兴,从此对董德元更亲热了。

但是好景不长。绍兴二十五年(1155)十月,秦桧病重,遂把董德元和汤思退两位亲信召至室,嘱以後事,各赠黄金一千。董德元心想:若不受金,秦桧一定会怀疑我有二心,所以收下了;汤思退想,秦桧此人猜疑心极重,如果受了金,它日病愈,一定会说:这是认定我必死无疑了!因此不敢接受。不久秦桧死了,臣僚多有论其奸佞,高宗也厌恶秦氏弄权,想清除秦桧党羽。听说此事,认为汤思退不受金,且曾有“桧专权蒙蔽”的密奏,不是秦桧死党,于是让他以知政事兼知枢密院事。而对董德元,则以受金之事,认为他是“人多切齿”的秦桧党羽。是年十二月,殿中御使汤鹏举等弹劾董德元依附秦桧,宋高宗便罢去董德元的参知政事,给予资政学士衔归里。董德元从担任副相到罢相,仅仅只有4个月,可谓昙花一现。直到隆兴二年(1164)正月,董德元已经去世,方才以左中大夫、提举太平兴国宫复端明殿学士致仕。二月,又赠其左正奉大夫。

董德元被罢归后,无颜回归故里,遂仆居吉州城中。他在自建的休荣亭上手书一联曰:“闲谈休论荣枯,静坐常思得失”,并年年都要在永丰县城的放生池取飞鸟潜鱼纵之,直到终老。

董德元虽为“恩榜状元”,曾为左仆射,但因系秦桧党羽,故《宋史》、《江西通志》未有其传,也不列入乡贤祠。但在乡中影响颇大。他中进士那年,流坑尚属永丰管辖,永丰县令吴南老不仅写诗祝贺,而且为其建状元楼于县学左侧,同年进士朱熹题写“状元楼”三字匾。后来,流坑董氏仿永丰楼,在村口重建了一座状元楼,至今尚存,成了流坑的一个旅游景点。

恤民状元——张 渊 微

 

张渊微1182~约1247,字孟博,号平斋,宋新城(今黎川县)人, 祖居黎川礼教乡(今熊村镇芙蓉洲),后举家迁于黎镇北坊(今县北部下马路藕塘下一带),故旧《黎川县志》称其为北坊人。       

张渊微的父亲名叫张介,绍定二年(1229)进士,任湖北机帅。张渊微从小聪明好学,每天要吟诵诗词千句,通晓《周易》、《五经》,对《左氏春秋》尤其偏爱。入太学后,更加刻苦学习,作诗文时,操笔立就。其文言简意深,笔力雄健,行文严谨慎密,情真意切,有较强的说服力,深得人们的好评,享有较大名气。
     但是,由于他不顺应时俗,因而从青年考到中年,其应试文章屡屡得不到朝廷考官赏识。淳六年(1246),他已经六十一岁了,随父寓居湖北,并参加运司考试。次年赴京参加会试。该科录取进士527人。殿试中,张渊微以洋洋万言应对,宋理宗非常赞赏,亲点其为状元。皇帝传旨召见新考中的进士之后,张渊微写了《 胪传写兴》一诗,云:“读尽诗书数百担,绿袍今始换蓝衫。嫦娥问我年多少, 二十年前四十三。”对自己的几十年苦读生涯作了调侃,抒发了自己的辛酸和无奈。

但是, 张渊微并不是个玩世不恭之人。史称其“为人性直尚义,从不虚美掩饰”。就是说他秉性刚直豪爽,崇尚义节,不慕虚荣,很有社会责任感。

当时,按照惯例,殿试出榜后,朝廷要赐新进士琼林宴,这是当时文人梦寐以求的荣耀。在琼林宴上,状元更可以风光一番。“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遍长安花。”但由于张渊微这榜出榜的时间是六月,天气久旱未雨,百姓心焦,张渊微体恤时艰,忧国忧民,便率本科进士上疏,请求免赐琼林宴,以省经费,用于救灾理宗深受感动,采纳了张渊微的建议,节省了经费,得到百姓称颂。

张渊微进入仕途后,官运也颇为亨通。历任签书昭庆军判官、秘书省正字、校书郎、着作佐郎等职,后升至从三品的吏部侍郎。但由于他品质庄重,不会阿奉承,触犯了权贵贾似道,结果被贬为集英殿修撰、饶州知州,但因年事已高,未赴任即便亡故。

张渊微一生笔耕颇勤,着有《平斋集》行世。他对北宋时期大思想家、理学家李觏非常推崇,着有《李觏年谱》。

明正德十二年(1517)《建昌府志》载:建昌府治南城和黎川县城都为张渊微立有状元牌坊。

 

 

 

 

阁臣状元——吴伯宗

 

二元及第

吴伯宗(13341384),名,以字行于世,明初金溪新田(今属东乡县红光垦殖场新田分场)人。出生于书香世家。父亲吴仪,从学于元代文学家虞集,至正十六年(1356)中举,时称为“东吴先生”,遭乱隐居教子。堂兄吴裕,元至正十一年(1351)榜眼。吴伯宗从小聪敏,10岁即通举子学业,先贤见其文,赞叹道:“这是玉光剑气啊,究不可遮掩!”洪武三年(1370),明王朝首次举行科考,吴伯宗参加乡试,名列第一,成为解元。洪武四年,朝廷举行会试,参试举人189人,录取进士120人,录取率达63.5%,是明代录取率最高的一科。吴伯宗参加此次会试,考中贡士,名在前列。由于是首次开科,殿试时,明太祖朱元璋非常重视,亲制策问。殿试结束,考官拟定郭第一,可是朱元璋觉得此人貌不惊人,不足以显示大明帝国的新兴气象,因而将气宇轩昂、相貌堂堂的吴伯宗点为第一。于是,38岁的吴伯宗就成为大明王朝的第一个状元。朱元璋非常高兴,赐给冠带袍笏,授从五品礼部员外郎官职。

相传洪武三年五月二十二日晚,抚州通判王黻梦见城中鼓乐喧天迎接新元。王黻醒来,非常惊讶。谁知过了三天,就听到使者前来颁布举行科考诏书。当年秋,伯宗获得江西乡试第一名,众人都说这与通判之梦相合。次年殿后,伯宗中了状元。抚州人闻讯,纷纷传言,都说通判之梦做得好,完全得到了应验

弹劾胡惟庸

     洪武六年(1373),伯宗参与会修《大明日历》及后妃功臣传。吴伯宗具体负责编撰。第二年五月书成,记事从起兵上(今安徽凤阳东)至洪武六年,共100卷,朱元璋很满意,又赐衣袜。

时左丞相胡惟庸当权,他结党营私,玩弄权术,欲人附己。吴伯宗性格直不阿,不肯随附,胡惟庸每每怀恨在心。洪武八年(1375),惟庸借事吴伯宗,将其贬谪凤阳。但吴伯宗没有屈服,仍然上疏直论时政,指斥胡惟庸专横跋扈,不守朝廷法度,不宜委以重任,否则,将危害国家。疏中列举了事实,分析合情合理。这封奏疏胡惟庸漏看了,到达了朱元璋御前。朱元璋读了,深为吴伯宗的刚直而感叹,将他召回朝廷,赐给全套衣服和银钱,命他以礼部员外郎身份出使安南(今越南)。

在安南,伯宗出色地完成了使命,带了四头驯象和一些特产归国,献给朝廷。史称,伯宗出使越南二十年后,洪武二十一年(1388)状元任亨泰也以礼部尚书身份出使安南。越南人见大明帝国前后两个状元出身的官员都出使本国,认为是莫大光荣因此对他们非常敬重,并称他们为“吴任”。

终老从七品

吴伯宗归国后,任国子监助教(从八品)洪武十二年(1379为太子进讲,他首陈正心诚意理学之说,太子首肯,加以采纳后改任翰林典籍。他才思敏捷,善于应对。一次,朱元璋出10题,命他即赋,他挥笔立就,词意俊洁清新,朱元璋大加赞赏,再次赐给织金锦衣。洪武十四年(1381),朱元璋封他为太常寺丞(正六品),他辞谢不就。次年,朱元璋又命他担任国子监司业,主持工作,他又坚辞不受。朱元璋很是恼火,将他被贬为金县(今甘肃省榆中县)教授。但走到淮安,朱元璋又将他召回,让他担任翰林院检讨(从七品)

朱元璋在洪武十三年杀掉胡惟庸废除丞相后,从前属于丞相分管的事务,都压到他身上,一天干到晚都忙不过来。于是,洪武十五年,他决定设置殿阁大学士来管理事务。当时,殿阁大学士的名目很多,有华盖殿、文华殿、武英殿、文渊阁、东阁等殿阁大学士,都以品位较低的编修、检讨、讲读之官充任,帮助他阅读奏章、处理和起草文书,顾问应对。因此吴伯宗担任翰林院检讨不久,被晋升为武英殿大学士。此时的大学士,仅为五品官,与后世的位同宰相的大学士比,不可同日而语。但有明一代,状元为大学士者仅23人,吴伯宗毕竟为第一人。当年九月,吴伯宗奉命与翰林学士李 、回回大师马沙亦黑、马哈麻等人翻译《回回历》、《经纬度》、《天文》等书。次年二月,译完《天文》书,吴伯宗写序曰:“西域天文书与中国相传殊途同归。……刻而列之,与中国圣贤之书并传并用,岂惟有补于当今,抑亦有功于万世”。从此,《回回历》与我国《大统历》相参为用。当1383)冬,吴伯宗因弟弟吴仲实任三河(今河北省三河市)知县时,荐举不实受到株连,降为翰林院检讨。洪武十七年(1384四月,朱元璋偶有询问,吴伯宗答道:此非臣职掌,难以为答。朱元璋大怒,以“文字不以时”罪,将他贬谪云南,结果暴卒于途,享年51岁。太子悼其不幸,令其家护丧归葬。吴伯宗无子,死时囊空如洗,赖妻龚氏勉力维持,灵柩才得以返里。

诗文有就

     吴伯宗在文学上多有成就,一生着述甚多,有《南集》、《使交集》、《成均集》共20卷,《玉堂集4卷。可惜这些集子均己散佚,仅存《荣进集》4卷被收入《四库全书》。《四库全书总目》评伯宗“诗文皆雍容典雅,有开国之规模。明一代台阁之体,怀胎于此。”认为他是明代 “雍容典雅”、歌功颂德的台阁体文风的孕育者。其实,综观吴伯宗所有诗作,固然有不少粉饰太平、歌功颂德之作,但并非全不可取。他诗作题材广泛,词语雅洁,尤其推崇李白诗风,并在这方面有所尝试。他在《题李氏栖碧楼》中称赞李白风骨特高妙”,并说“予亦爱其人”。修成《大明日历》后,他作《长江潦水诗十二韵应制》,云:“巴蜀已消雪,长江潦水浑。洪涛涵日月,巨浪浴乾坤。迥拥三山出,雄驱万马奔。大声如拔木,远势泻倾盆。洗荡川原混,微茫岛屿蹲。漫漫连两岸,渺渺接千村。……”全诗气势宏阔,声势振人,颇得李白之风。他的《奉使安南国闻角》云:“海水盈盈漏转筹,霜风吹角到谯楼;梦残明月三更晓,心逐闲云万里秋。玉帛几回宾上国,诗书半世客南州;平生事业浑如昨,无奈青灯照白头。”这首诗写景抒情,寓情深远,表达了自己身负外交重任,急于报效祖国的心情。散文创作方面,吴伯宗也有自己的风格。如《送太学生何端归省序》一文,就写得文字简洁,说理较透,通篇平心达气,以理服人,具有较强的感染力。

 

尚书状元---张升

张升,字启昭,号柏崖,明南城株良乡城上村人,出生于正统七年(1442)十月初七日,自幼聪慧好学,文才出众。成化四年(1468),考中第83名举人,名次较低。次年(1469),朝廷举行会试,参试举人达3300余人,录取进士250人,录取率只有7.6。年届28(虚龄)的张升参加此次角逐,会试考中第240名贡士,名次更低,几乎要接近榜尾。可是殿试却夺得进士第一,是为状元。真可谓先低后高,不同寻常。“华丽转身”,天下名扬。

弹劾“刘棉花”

      中状元后,初任翰林院修撰。当时的皇帝是明宪宗朱见深。他宠爱着一个叫万贵儿的贵妃,不惜重金召集僧道,陪着万贵妃拜佛炼丹,代他理政的内阁大臣万安、刘吉、刘, 一味“蒙耻固位”,把国家大事置诸脑后,与阉党朋比为奸,争权夺利,六部尚书夹在中间莫衷一是,人人缄口不言,惟恐招惹事端。时人戏称他们为“纸糊三阁老,泥塑六尚书”。升刚直不阿,嫉恶如仇,不肯与万安同流合污,仕途也就不得意。从成化五年至二十三年(1469——1487)的18年间,他的官职只从从六品的翰林院修撰升至从五品的谕德,从史官变为太子东宫的一名侍从官,升迁甚慢。成化二十三年八月六日,去世,皇太子朱佑樘即位,年号“弘治”,是为孝宗。孝宗是一位贤明的君主,他励精图治,奋发有为。他即位后,张升即被提升为太子庶子(五品),成为太子的侍从顾问官。张升任职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弹劾刘吉。

张升为什么要弹劾刘吉呢?原来孝宗即位后,万安被罢免,但作为内阁首辅的刘吉却施展手段,竭力取媚于孝宗,拉拢谏官,遂得以留任,人们称他为“不倒翁”。孝宗皇帝登基不久,皇陵所在的天寿山发了一场风雹,砸物伤人,震惊陵寝,孝宗以为是上天示警,便下旨戒谕群臣修省。张升觉得这是弹劾刘吉的一个绝佳时机,于是立即上疏,指出刘吉“倾身阿佞,取悦言官,昏暮款门,祈免纠劾,许以超迁。由是谏官缄口,歼计始遂……”历数刘吉纳贿、纵子等十大罪状。建议皇帝将他移送法司,明正典刑。

刘吉虽然尸位素餐,无所作为,但堵塞言路,打击异己却很有手段。因此,尽管屡受朝官弹劾,却一毫无损,始终不倒。于是,人们给他取了个外号叫“刘棉花”, 意思是耐弹,久弹无损。这次,他听说张升弹劾自己,异常恼怒,指使言官反诬张诋毁大臣,将张贬为从五品的南京工部员外郎。离京之日,张升的同乡何乔新深为不平,写诗赠张升,云:“ 乡邦交谊最相亲,忍向离筵劝酒频。 抗疏但求裨圣治,论思端不忝儒臣。 自怜石介非狂士,任诋西山是小人。暂别銮坡非远谪,莫将词赋吊灵均。”对张升的弹劾“刘棉花”之举给予高度评价。

劝谏明武宗

     弘治五年(1492)八月,刘吉被罢,张恢复原职,后任礼部左、右侍郎。弘治十五年(1502)二月,升礼部尚书。在礼部的五年间,张升不改敢言性格,遇到灾异,张升便借题发挥,直言进谏,因而多次遭人攻击,但他置之度外。
     弘治十八年(1505)五月,孝宗去世,道教真人陈应、藏教大师挪卜坚参等借驱邪为名,进入乾清宫,扰乱内宫,张上疏将这批30余人绳之以法,诏夺名号,逐出宫廷。年仅15岁的明武宗朱厚照登基后,宦官刘瑾引诱武宗游宴微行,懒理朝政,大权尽归刘瑾。武宗贪图享乐,致使京库空虚,阉党干扰朝政肆无忌惮,正直大臣屡遭贬斥罢官。张上疏奏请武宗亲近贤臣,远离奸佞,谨治国事。武宗认为其论有理,但不愿实行。张便奏请退休,又未获允。正德二年(1507),依附刘瑾的秦府镇国将军诚请求袭封保安王,张出于公心,坚决反对,得罪了刘瑾。一次礼部主持为皇帝选招宫女。根据当时的礼制要原则,规定“娼优隶卒之女不能入选”。但出榜时,不慎把其中的“隶”字错写成了“吏”字。张升的政敌便抓住这点大做文章。恐被其害,称病乞归,武宗准奏,给他加赠太子太保官衔,让他乘驿站车马回家,月俸、岁照给,让他享受一品待遇。
     张升回乡后,终日在家闭门读书,在麻源建有“三谷书屋”管教子孙的学业,其乐也融融。但由于他任礼部尚书时,没有同意秦府镇国将军诚袭封保安王的请求得罪了刘瑾,刘瑾专权后,尽管张升已经退休,刘瑾还是乘机将张升的太子太保官衔革去。直到刘瑾垮台后,方才得以恢复。

正德十二年(1517)十二月,张升在家去世,享年76岁。朝廷封赠他为太子太傅,谥号“文僖”,给了他厚重恤典。张升的一些朋友也纷纷撰文表示哀悼。如福建王慎中作《张文僖公谏史诗序》、浙江屠侨作《祭柏崖张老先生文》、罗圮作《张文僖公墓志铭》,还有无名氏作的《礼部尚书张升传》。另外,明人廖道南《殿阁词林记》、顾祖训《状元图考》、李绍文《皇明世说新语》、何良俊《四友斋丛说》等也都分别记载了张升的事迹。

南城人对张升也非常尊崇。明正德十二年(1517)《建昌府志》载:南城为张升立了3座牌坊。即张升中元后,立状元坊;张升任礼部侍郎时,立少宗伯坊;张升得赠太子太保官衔后,立太保坊。张升的后人还在麻源三谷书屋后,建有张文僖公祠堂。

诗作有佳篇

张升的着述很多,由他的儿子、浙江布政使张元锡编成《张文僖公文集》14卷、《诗集》22卷,存目于《四库全书》集部别集类。该书原名《柏崖集》,因刻成之时,赐张升谥号为“文僖”的朝命刚好到达,因而更名为《张文僖公文集》。《四集全书总目》称:“(张)升立朝颇着风节,而其文多应酬之作……诗则近体多于古体,而七言近体尤多于五言。”就整个创作而言,张升的诗胜于文。他的一些山水风景诗,写得重彩浓墨,气象万千,语气通畅,颇能感人,不乏名句佳篇。如《和桂坡先生江上万里图》一诗中,就有“岷源一水泻千里”、“天风怒涛起,两耳鸣淙潺,虹桥跨巨壑,古树凝苍颜”等佳句。还有些诗,反映了张升在仕途坎坷中的苦闷心情。如《湖上秋兴》后半篇说:“西来恋阙心千里,北上离家客十年。勋业不知难复建,空劳临镜又华颠”。在《直诂》一诗中,作者又感叹“十六年来此重过,关心勋业竟如何。语无倾盖追欢少,意在停云感慨多……”这些诗句能够较为自然地倾诉心中之情,具有一定的艺术感染力。张升还有一首题为《送云南卫知事李善还盱》的诗,也是比较成功的作品。诗中写道:“划然一笑顿生春,乐莫乐如新聚首。潭山可樵水可温,烟云入座增欢娱。却想劳苈成底事,红尘终日空追趋。迎仙山高傍南斗,凭君寄语迎仙叟。荆扉猿鹤尚徘徊,昔日神仙今在否?”全诗语句通畅,情景交融,意境较为深远。此外,张升还有《玉楼春·贺安太守赝旌异》等词作。

张升不仅《明史》有传,而且野史中也有传说。相传他父亲德性很好。有一次年关时节,他在县城拾得“梢马”(古时搭在肩上盛钱物的布袋)一个,内装许多银钱。他担心失主回来难找,便在路边坐候。当时正值黄昏,风雪交加,路人稀少,但他坚持守侯,并沿途张望,直到物归原主,方才回家。还有一则传说,就是张升还是举人时,乘船北上应考。他在船头读书,有位道士问道:“你为什么总是看一本书呢?”张升答道:“必须反复温习才能熟悉。”道士听后,拿过书,只翻看一遍,就随口背出。张升明白自己遇到了异人,于是急忙叩问自己今后的事。道士说:“你有三件大事,即中状元、买宅子、在滕王阁喝三天酒。”说罢飘然而去。

后来,张升果然中了状元,还做了几年官。后因弹劾奸邪,被贬南京,赴任途中路过南昌时,当地官员因佩服他敢于弹劾权贵的刚直品格,在滕王阁摆酒三日款待。以后他又买了一处宅院,真是应了道士之言。这则传说没有什么积极意义,只能聊作谈资。

 

书法状元——邓钟岳

邓钟岳(16741748),字东长,号悔庐。祖籍南城,其太祖以下,几代高官,移籍山东聊城。其父邓基哲在江南做官,喜欢藏书。邓钟岳自幼聪慧,酷爱读书,少年时代即以博学多才闻名于乡,康熙四十七年(1708)中举。康熙六十年(1721),邓钟岳参加会试,考中贡士,获得殿试资格。殿试完毕,邓钟岳的试卷被送到康熙皇帝御前。相传康熙见其楷书劲挺秀美,非常喜爱,提笔在他的卷子上批了八个字:“文章平平,字甲天下”, 亲点为状元。邓钟岳中状元后,历任翰林院修撰,江苏、广东、浙江学政,礼部侍郎等职,当过《大清一统志》总裁,还充任江南副考官一次,江南正考官两次

邓钟岳担任学政期间,每到一地,便大兴教育,刊刻名着,推动当地文化事业的发展。在江苏学政任上,刊刻《近思录》、《白鹿洞规》等书教育士子。在广东学政任上,依照程氏分年读书法教育生员研治经书。他给每个生员发一本记录簿,记录个人学习心得体会,每月初一、十五组织生员会讲。每研治完一本经书,即进行测验,促进了当地教育质量的提高。提督浙江学政时,训示生:“耻为羞恶之本,干谒标榜、颂辞连篇,或因细故,骨肉成隙,耻何在焉。”教育生员明廉耻,知荣辱,重名节,摈吹拍,轻私利,宽胸襟,友爱待人,做一个品德高尚的人。

钟岳为政清廉,谨慎守礼。任礼部侍郎时,屏谢一切无谓的陈规旧习。所奏为政之道首要的是正风俗、杜邪讹,得到雍正皇帝的赞许和采纳。

邓钟岳操行方正,既不阿权附势,也不随众苟同。他所举荐的人,如左都御史梅谷成,通政使雷宏,都是名闻当世的正直人物。

邓钟岳孝顺父母,友爱兄弟。他的父亲生病时厌恶烟草的气味,他便戒掉了嗜好的吸烟,并且以后终生不吸。父亲去世后,他抚育三个弟弟长大成人,后来他的三个弟弟都考中了进士,被传为美谈。邓钟岳深受聊城百姓喜爱,被称为“聊城七贤”之一,死后被供奉于聊城七贤堂,受人瞻仰。此外,人们还将聊城的一条街道改称为状元街,一直沿用至今。

作为当时着名的书法家,邓钟岳在聊城留下大量墨迹,最着名的是城内万寿观三清殿内的“阆苑瀛洲”四字及东西两壁所书的“龙”、“虎”二字。“龙”、“虎”二字均高丈余,笔走龙蛇,富有气势,令世人赞叹,人称“每见之,咸称仙景”。光岳楼所悬“太平楼阁”匾额,聊古庙所悬“聊古庙”门额以及《重修护城堤》碑文也均出自邓钟岳手笔。

邓钟岳一生刻意钻研儒家经典,尤精于《易经》,着有《知非录》、《寒香阁集》等。他的诗歌也写得很好,其《东园柳枝词》云:“林影参差远障空,云廊画阁有无中。清明十日春光好,绿染垂杨第几重。”“树头新月细如钩,树底新烟翠欲流。堪笑踏青人草草, 和烟和月上渔舟。”读来清新自然。

在民间, 流传着邓钟岳批文解家仇的故事。

相传某地有两个同朝为官的弟兄。兄长沈仲仁,官居翰林院学士;弟弟沈仲义,任户部给事中,门庭十分显耀。可是他们告老回乡后,却因家产纠葛打起了官司。县官断不了案。邓钟岳巡查到此,看了案情批文道:“鹑鸽呼雏,乌鸦反哺,仁也;鹿得草而鸣其群,蜂见花而聚其众,义也;羊羔跪乳,马不欺母,礼也;蜘蛛网罗以为食,蝼蚁塞穴而避水,智也;鸡非晓而不鸣,燕非社而不至,信也。禽兽尚有五常,人为万物之灵,岂无一得乎。以祖宗遗产之小争,而伤弟兄骨肉之大情。兄通万卷应具教弟之才;弟掌六科岂有伤兄之理?沈仲仁,仁而不仁;沈仲义,义而不义!有过必改,再思可矣!兄弟同胞一母生,祖宗遗产何须争?一番相见一番老,能得几时为弟兄?”批文贴出后,沈氏兄弟看了,一个个感动不已,悔愧交加,当场抱头大哭,积恨顿解,和好如初,此案也就未断而结。后人写词颂扬道:“家务案,清官难断,愁煞那七品县官。邓状元,一手批文惊腐顽,激情义,冰解了沈氏案”。世代相传扬,千秋为美谈!

在民间,还流传邓钟岳作书故事。相传有一年,人家请他写贴,他一时笔误,将“姻眷”的“眷”字写成了“春”字。请贴发出去,授之者幸、得之者荣,睹之者亦感有福分。虽然有些人看出“眷”字写错了,但是,一则是不敢怀疑文界泰斗、学富五车的状元公,二则是不相信自己能尽识天下字,还认为“眷”“春”通用或“春”“眷”同义呢。从此,就有人也将“眷”字写作“春”字,自认为持之有据,出之不凡。相沿成习,习久成风。一次,邓钟岳发现别人给他的请帖上有“姻春”二字,立即打发人追究根源,弄清原委。追来查去。后来才知道事出于己。邓钟岳愧悔交加。遗憾不已。自警自戒:事无巨细,皆须细捡,掉以轻心,容易出错。

还有一年,邓钟岳回聊城探亲,适值维修光岳楼,府、县官员特备酒宴,请他题写一块匾。邓钟岳喝了酒提笔一挥而就,四个大字赫然入目:“就日瞻云”。众人观罢一齐喝彩!细乐吹打,鞭炮齐鸣,大家将匾悬挂到光岳楼西面第二层的正中间。邓钟岳扬手一指匾额,向众人问道:“诸位看这四字有不妥之处否?”大家抬头向上仔细一看,还真看出了毛病!原来“就日瞻云”的“云”,繁体上为“雨”,下为“云”。邓钟岳写的是繁体,上面的“雨”字写全了,下面的“云”却少写了一点,成了个“亡”字。

毛病虽然看出,但却无人肯讲。因为看的人虽多,但有的官卑职小,有的只是平头百姓,以他们的身份,都够不上挑状元公的错字。就是知府大人的官阶虽与状元差不多,算得上是位能说话的人。可他老人家是近视眼,匾上的错他愣是看不出来!

就在大家发呆装傻之时,忽见人丛中跑出一个8岁左右的小孩子来,大声说道:“状元爷写的那个云字少点了一点!”邓状元一听笑呵呵地说道:“好孩子!果然是少年人的眼力好!是少了一点儿。咱们这就补上这一点吧!”众人一听,就乱哄哄地要抬梯子上楼摘匾,好让状元补上一笔。

邓钟岳止住了大家,抓过刚才写字的大笔,奋力往上一甩!就见那笔如飞直上,只听见“啪”地一声,笔点落在“云”的右下方,随着微微一顿,笔就掉了下来。再仔细看时,少写的那一点已完美无缺地补上了。人群中顿时采声四起:“哎呀!状元飞笔点云脚!”现如今那匾仍悬挂在光岳楼西面二层正中间,不过已是复制的了。

                            (作者单位:抚州市委统战部)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