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州历代榜眼郎

发布日期:2015-06-08    17:29????浏览次数:次????

杨华林  全益

“榜眼”,是中国科举考试中第二名进士的名称,与第一名状元、第三名探花合称为“三鼎甲”。 在古代1300年的科举考试历史中,抚州有8人夺得“榜眼”。他们是:

刚直名臣——罗点

罗点(1151-1195),字春伯,号此庵,宋崇仁县高(今石庄乡高溪村)人。6岁即能文。淳熙二年(1175),24岁的罗点参加朝廷会试,获进士第二名,即谓“榜眼”。初授定江军节度推官,受到漕运使赵汝愚的赏识,荐为太学博士。

    淳熙十年(1183),任秘书省正字,调校书郎兼国史院编修。他针对奸佞当权,压制谏言,进行上疏。十二年,任秘书郎兼皇太子宫小学教授。他选择古人事迹中可以汲取经验教训的文章,编成《鉴古录》,对皇室子孙进行讲授。十三年,调为浙西(今江苏苏州)提举,并从属吏中选择贤能,入幕赞划,全面了解民间的利弊所在,政绩颇着。昆山、华亭之间有淀山湖,可以用来调节入湖各河的水量,但被皇室贵戚霸占淤田,造成水道阻塞。他上疏开浚,扩大蓄水容量,改善灌溉面积达百万顷之多。

    淳熙十四年(1187),由户部员外郎兼太子侍读,调为太常少卿。十六年,光宗受禅登帝位,罗点奉命出使金邦,通报新帝即位。恰逢金邦世宗去世不久,金人威迫罗点换去吉服,罗点不从,以死相抗。金人以上国自居,诘责国书中不应使用“宝位”一词,罗点回应:“圣人大宝曰‘位’,不加‘宝’字,何以别至尊?”金人无法使其屈服。还朝后,又向光宗提出许多切中时弊的政见。

    绍熙三年(1192)十一月,光宗打算到重华宫朝贺太上皇,后却不去。罗点多次进谏,光宗皆不听。罗点辞职,光宗又不准。十二月,罗点调任代理兵部尚书。在兵部,罗点与同僚先后奏疏35次,单独上奏章16次,当面口奏更多。他不惮天威之莫测,不惧后宫、宦侍之馋言,直言进谏光宗欠缺事亲之礼。而光宗始终不予采纳,竟连孝宗丧事也不过问。直到宁宗继位(1194),人心始定。宁宗拜罗点为端明殿学士,签书枢密院事(相当于副宰相)。同年九月,罗点突然病故,年仅45岁,宁宗赠其太保、周国公,谥“文恭”。

    罗点天性孝友,正直端庄,从不倚势压人,敢于发表自己的见解。他曾师从陆九渊,对陆甚为敬佩。事见《斋集》卷一二《罗公行状》。《宋史》卷三九三有传。 

冰玉贤臣——曾渐

 曾渐(11651206,又说1167-1208),字鸿甫。南宋南城人。绍熙元年(1190)考中第二名进士,时年25岁。后历任承事郎签书南康军(今江西星子县)判官,国子正,秘书郎,实录检讨官,着作佐郎兼考工郎,知滁州(今安徽滁县),秘书丞、郎兼兵部郎,军器少监,秘书少监,中奉大夫,工部侍郎兼史馆修撰等职。在朝廷上高风亮节。史称其“处乐而忧,遇变而安。虽遭庆元、嘉大之间,而冰玉自洁,天下贤之。”年四十二卒,谥“文庄”。事见《水心集》卷二一《中奉大夫尚书工部侍郎曾公墓志铭》。着有《武城集》,未传。《江西诗征》、《宋诗纪事补遗》存其诗。

乱世小臣——吴裕

吴裕,字伯雍,元末金溪新田[明正德七年(1512)划归东乡管辖,今属东乡红光垦殖场]人。明代开山状元吴伯宗堂兄。

性格果断刚强,好德讲义。至正四年(1344),吴裕与父亲吴俨一起参加乡试,双双中举,吴裕得授赣州会昌县学正。至正十年(1350),吴裕参加会试,获进士第二,为金溪进士中的第一个榜眼,授吉安路永新州同知。次年红巾军起,波及金溪。吴裕因道路被阻而暂未赴任,便聚集乡人御之,邑得以无恙。至正十五年(1355)秋,吴裕到永新上任,州治已为红巾军攻破3日。吴裕寄治庐陵,抚恤百姓,供给军用做得很好。郡守命其督饷至省。事成之后,尚书黄昭的部下吴当欲留之幕府,吴裕坚决辞却。至正十六年(1356),江西乡试,征召吴裕校勘文章。事毕,顺道归家省亲。当时抚州也兵荒马乱。父母说:我们守着祖宗不能离开,你身有官职不能留下。吴裕便往南昌。当时吉赣多变故,南昌城亦陷。吴裕只好抄小路回到家乡里。此时父母双亡,他便匿迹不出。居幽食淡,人不能堪。常诵李太白诗自励,云:“夷齐是何人?独守西山饿。”至正二十一年(1362)病逝,享年40

两朝高官——曾坚

   曾坚(?—1370),字子白,自号沧海逸夫。元金溪陶原(今石门乡靖思塔岭村)人。从小严受家训,孜孜不倦地钻研经籍。听说理学大师吴澄在乐安华盖山讲学,便不远几百里,背米前往求学。通过求学,尽释胸中疑难,自此思路畅达,挥笔为文,得心应手。至正十四年(1354),会试、廷试皆获第二名,为金溪进士中第二个榜眼。与县人朱夏、葛元、危素齐名,有“曾、朱、葛、危之文学”

的美称,四方求文者甚多。

任国子助教时,适逢宰相访以政务,曾坚针砭时弊,直抒政见,列“去疑心,安人心,收人才,去庸才”四事以对。他的这些政治观点与庸儒俗吏一味的阿夷奉承大不相同。至正十八年,任江西行省左右司员外郎。元最后十年,在大都任职,官至翰林学士。

    明军兵临大都,曾坚与危素、张以宁等谒见徐达于军门。因为他是元朝故官,被遣送金陵。洪武二年正月抵达南京,得授礼部员外郎、礼部侍郎。曾坚熟悉制度法令,太常讨论礼仪,都要向他请教。后来曾坚以疾辞官。洪武三年(1370),曾坚以感符玺事作《义象歌》,文中可能有文字触犯了朱元璋的忌讳,被朱元璋诛杀,是明初惨烈的文字狱的牺牲品。

曾坚着述有《中兴大要》6篇,《望周山金石斋》、《青华闽海》、《昭回从政》、《逾海志》、《逾辽志》等。文名与宋濂并列,宋濂曾为其集作序,但集今已不存。文章尚可见《四明洞天丹山图咏集》的二篇序、《述善集》卷一的一篇赞。后者写于至正二十八年二月十八日,离大都陷落已不远。诗仅散见个别篇什。

                  端雅大臣——徐琼

徐琼(14251505) ,字时庸,又字东谷,明金溪耿阳(今合市镇大耿村)人。自幼聪慧,博通经史,才华出众。十五岁即考取秀才,进入县学读书。据说,某年县学掌教夜里做了个梦,梦见有人跑来告诉他:“西王先生到!”天明即见徐琼来。西王先生即金溪西门王英,是金溪名人,永乐二年(1404)进士,正统八年(1443)任礼部尚书。掌教认为徐琼将后可比王英,徐琼听有此事,更立大志,作《勉学歌》以自勉。歌云:“青春容易过,青春不再来,纵有黄金高北斗,焉能买得朱颜回。纵有智术深沧海,何计走脱白发催。昌黎头白齿豁日,聪明不及前时才。晦庵倦倦戒后学,岁不我与愆归谁。余生只今年二十,芹泮穷经须汲汲,一盏灯火自忘眠,五夜鸡声早兴习。勿谓今年未值科,明年克勤功可立。不知今日又明日,明日又如今日逸,瞬息又是明年来,明年依旧今年失。吁嗟多少人其然,看取他人飞上天,继今寸阴千金惜,细把经书字字研。人生有几二十岁,再一二十青春去,会须少壮取科名,莫待老来悔晚矣!谁谓大器皆晚成,八十状元古有几?”激励自己刻苦读书。景泰元年1450),徐琼参加乡试,考中第四十二名举人。天顺元年(1457) 32岁的徐琼参加会试。此次全国参试举人3000多名,录取进士300名,录取率10%。徐琼会试获第三十六名,殿试获一甲第二名,官授翰林院编修,参与《大明一统志》、《英宗实录》的编纂工作。成化三年(1467)八月,升侍讲。成化七年(1471)充任应天府乡试主考官。成化十二年(1476)十二月,升侍读学士,掌管南京翰林院事。

  成化年中,司礼太监黄赐的母亲去世,廷臣皆去凭吊,翰林却没有人去。当时徐琼想与众位翰林官员商议也去凭吊,编修陈音大怒道:“堂堂翰林相率而拜中人之门,天下其谓何?斯文其谓何?”词语激愤,闻者畏惧,徐琼碰了一鼻子灰。

成化二十三年(1487)春,徐琼升为南京太常寺卿,任南京国子监祭酒。弘治三年(1490)升为南京礼部右侍郎,任满进京,改礼部左侍郎。弘治九年四月,又升为礼部尚书。在礼部尚书任上,徐琼恭勤政务,昕夕不懈,寅出酉归,衣常不解,事上处下,忠诚不易。在经筵为皇上太子等讲《无逸》篇,与刑部白昂校定《问刑条例》等,深获弘治皇帝好评,认为他优于政事,不可单以文学之臣看待,多次奖赐珍宝绯袍。弘治十一年,加太子少保。徐琼申请退休,皇上不准,一日昏倒朝堂,遂卧病于家,皇上遣中使带御医往视,又赠食品与牛黄丸疗之,常问朝士老徐病怎样了?病减则略觉放心,不减则忧形于色。弘治十三年,徐琼虚龄76岁,再次恳请告老还乡。同年五月,皇上下诏,加其太子太保、光禄大夫一品官衔,乘驿站车马还乡,并令官府每月给米3石,每年拨人夫4名听用,又遣内待赐予麟袍玉带、白金元宝,以示宠异。一时同僚纷纷饯行,赠以诗章。弘治十八年(1505)六月,徐琼卒于家,享年80岁。

徐琼在文学上有较高的造诣。早年书法逼晋,文章写得明快畅达,时有警语,智慧超群,文辞浩渺,一时名流为之倾倒。

徐琼为人气度端雅,人称他有古大臣之风。为官敢于言事,曾上疏提出:“禁奢侈,广用人,抑奔竞,开言路”的主张。又因四方灾异上言,请皇上“勤圣学、崇君德、罢斋醮、停工役、禁传奉、辨忠邪”。但建树不多。任翰林时曾纳一妾,靠此妾与皇后、妃子有点关系,升迁很快。据说徐琼被提拔为尚书,是孝宗特旨。因此,常有官员论劾,说他有所攀附。此论一直闹到徐琼不得已退休归养。但也有人对徐琼称善不已,当时南京太常少卿罗就说:“徐琼之量宏矣而无量名,文优矣而无文名,书善矣而无书名。”有“三不近名”之誉。着有《东谷文集》。

徐琼中榜眼,民间有一个传说。相传明代天顺元年,徐琼日夜兼程,赴京赶考。一天暮经寺院,徐琼非常疲倦,进寺借宿,方丈明远大师久闻其才名,热情款待,对徐琼说,凭尔才华,此番科考,稳中状元。琼说托大师口福,得中必谢。

第二天赶路,途经一江,水波浩渺,正踌躇间一红装少女撑舟而来,微启朱唇:“客官渡江么?”琼答:“欲渡银河舟不便。”大有男女授受不亲之意。未料此女心思敏捷,答曰:“迟登金殿榜无名。”琼怕误考,上了船。彼此问及身世,琼知此女之父乃朝廷命官,因奸臣陷害,英年早逝,其母寻了短见。此女本书香世家,琴棋书画无有不精,见父母双亡痛不欲生,跳江追随父母,被一善心渔翁救起,后随渔翁出没烟波,打鱼糊口。岂料风云不测,渔翁不久也丧生江中。此女又孑然一身,生计艰难。徐琼同情她,看她明眸皓齿粉脸桃腮,莺声燕语吹气如兰,不觉心生爱慕。自己未曾婚娶,便低声问道:“此番赶考,若能金榜题名,汝能与吾长相厮守么?”此女红云羞飞,鸟首轻颔。上了岸,二人脉脉含情而别。

徐琼到京都,会试夺得第一。殿试前夕突然听到红装女耗,说她惨遭海盗打劫奸淫,为不负郎君,呼“琼郎”之名跳江而死。徐琼得知泪如泉涌。第二天考场上,那少女倩影挥之不去,徐琼虽有生花妙笔也不能得心应手。张榜时名列第二,是为榜眼郎。

徐琼返乡复经原江,哀思不已,祭奠良久而去。到寺院不见明远大师,却见大门背写有一诗曰:“红裙映绿波,织女渡银河。芳魂沉水底,痛煞状元哥。丢了状元帽,穿了榜眼靴。”徐琼见自己为情所伤,未中状元,只中榜眼的事世人尽知,自认是命,不觉慨然长叹。

衰世宰相——吴道南

吴道南(1547-1620),字合甫,号曙谷,明崇仁二都石庄(今石庄乡石庄村)人。出生于书香之家。父亲吴一龙,官任江苏高邮州知州。性格刚毅,不苟合。退休后回到家乡研究心学理学。曾说:“万事日来如过客,一心天定见真吾。”着有《书经解》、《公余漫兴》两书。吴道南自幼聪慧好学,万历十年(1582)中举。万历十七年(1589)朝廷举行会试全国参试举人达4400多名,录取进士350名,录取率8%43岁的吴道南加此会试,获一甲第二名,是为“榜眼”。 中进士后,初任编修,后提拔为左中允,当过太子老师。他为太子讲书时,太子偶然旁顾,他即停下来,拱手等待,使得太子改变颜色。后历左上谕德少詹事,升为礼部侍郎,代理礼部事务。

当时的万历皇帝朱翊钧是一个贪财的皇帝。他为了在全国范由内聚敛民财,派出大批宦官,分赴各地充当矿监、税使,肆意搜括民脂民膏,使得人心汹汹,民变纷起,社会动荡不安。吴道在礼部任职期间,碰巧山东历城、高苑母牛产下两头两鼻的牛犊,吴道南便借题发挥,认为这是灾异之象,上疏请免山东各种税费,召返太监。后来又借灾异,上疏说太监横征暴敛招致天怨人怒,请皇帝下罪己诏,让天下面貌更新。但朱翊钧都不理会。后来京都一带大旱,吴道南又上疏,指出天下有五郁:即不让太子明经术,习政务,聪明隔塞;法院缺官半年,审断无人,监狱人满为患;皇宫金银堆如山积,而百姓无粮充饥,皇上不发公款救济,听任百姓死亡流离;优秀官吏被太监诬陷,系狱数年;有用之臣被废弃,终老山林等,要求皇上除此“五郁”,以慰天下,但皇帝还是不予理会

《明史》称“吴道南遇事有操执。” 就是遇事有主见,能较好地进行掌控,很有政治头脑。朝鲜贡使回国,要买火药,吴道南坚决不同意。吐鲁番进贡玉石,吴道南以“不贵玩物”为由,请皇上不要收纳。辽东讨论开科试士,认为边疆应重武试,吴道南坚决不同意。他还重申国家有关典章法度,确定谥典,不屈从权贵,秉公办事。由于他颇有时望,万历四十一年(1613)九月,66岁的吴道南守父孝期满,在家拜为礼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宰相),参预机务。

当时,由于万历帝20多年没有临朝,对许多奏章都不批答,因而朝政危机深重。全国人事任免无人管,缺员得不到补充。吴道南任相时,南北两京缺尚书、侍郎14名。全国地方政府的官员,也缺少一半以上。使得有的衙门无法办公,有的地方一个知县要管两个县的事。吴道南到任后,很想有所作为,就选拔高级官员、荐举遗佚、补足言官缺员、撤消管理税收的太监、太子听讲、诸王预教、瑞王婚礼诸事,连上数道奏折,神宗虽传旨予以肯定,但都没有采纳。明王朝的宰相不能单独行使职权。他们的权力来自他自己的“票拟”和皇帝的“朱批”,皇帝不批,宰相什么事也做不了。

但是在这样的政治环境中,吴道南没有混日子,仍然坚守岗位,处理政务。万历四十四年(1616)年,担任会试主考官。当时,副都御使沈季文之子、吴江举人沈同和,目不知书,但贿赂礼部官吏,与同乡赵鸣阳坐在隔壁。他首场7篇文章除了书坊所刻之文外,都是赵鸣阳代笔。出榜后,沈同和第一名,赵鸣阳也考中了。当下京师议论哗然。吴道南立即检举上奏。皇帝下令覆试,沈同和一日才写出一篇文章,于是吴道南立即将他法办,发配边疆充军。赵鸣阳也予以除名。

当时由于万历帝长期怠政,朝廷出现了各自营私结党,党争激烈的政治局面。以前的汤伊科场案,也是吴道南检举的,得罪了不少人。因此,汤伊的同党对吴道南恨至入骨。沈同和科场案暴发后,御使李嵩、周师旦等联名上疏弹劾吴道南,给事中刘文炳对吴道南攻击的火力尤其猛烈。吴道南上疏自辩,要求退休,事侵刘文炳,刘文炳就更加猛攻吴道南,御史张至发又助之。吴道南陷入党争漩涡,抵挡不住,只好要求罢相,说:“台谏御史弹劾阁臣,是其职责所在。但今因臣微有过失,而御史肆意谩骂。臣深感辱国已甚,故请求立即将臣罢除。”皇帝不允,将刘文炳放外任,罚李嵩等人俸薪,御使韩俊、朱堦又上本救助刘文炳,再次攻击吴道南。吴道南更加坚意辞相,闭门不出一年多,连上27道辞章,但万历帝尽力挽留。直到次年七月吴道南继母亡讯传至,万历帝才赐给盘缠,并派行人司行人护送吴道南回乡守孝。

万历四十八年(1620721日,朱翊钧去世,光宗朱常洛继位,改泰昌元年。下诏加吴道南禄秩,望其再度辅政。此时道南已重病在身,仍带病作《大政议》12,竟成为他的绝笔。当年,吴道南在家去世, 享年73,得谥“文恪”。

《崇仁县志》载,吴道南为人藏才于德,平易近人,无论走卒、儿童都一视同仁。为官清廉,进京就任宰相时,行装简朴,按规定应有的供给、护从,他一律谢绝。所经过的地方,民间无人知道他是赴任宰相。他为官二十多年,家产不及中等人家的多。在长期的官宦生活中,吴道南亦喜为文写诗,有《吴文恪公集》、《日讲录》、《河渠志》、《巴山草》、《曙谷集》等书行世。其中《河渠志》存目于《四库全书》史部地理集。所编《秘笈全书》十三卷、《别集》三卷,同存于《四库全书》子部类书类。

吴道南的散文典雅绵密,合情入理,具有较强的说服力,在诗歌方面,他长于写景。诗的语言清丽娟秀,景物鲜艳感人,能够以景助情、即景抒情,做到情景交融。如《碧霞宫》云:“幻来真境碧参差,杳霭祥光映物华;实地楼台连岳山由 ,沿溪水石半烟霞。……玉女有灵人旧是,风景何处觅胡麻?”全诗写景抒情都比较清新自然,体现了较高的艺术水平。

盛世词臣——饶学曙

饶学曙(1720-1770),字霁南,号筠圃,广昌县甘竹人。家乃衣冠望族。其父饶一辛,举人,学曙乃次子。学曙幼而好学,通晓六经。长大成人,才思敏捷,挥笔成章。年未二十即成秀才,进入县学读书。乾隆十二年(1747)中举。十六年(1751)一甲二名进士,俗称榜眼,授翰林院编修。后历左、右中允(六品),侍讲,武英殿通考馆、功臣馆、礼器馆纂修,日讲起居注官等职,为皇帝“词臣”。主管朝廷奏章、诏谕、制诰。在翰林院16年,凡国家大典进拟之作,多出其手,被翰林官员推重,视为主手奉旨议办事务时,他善于权衡利弊、通悉本末,敢于直言、不避嫌隙。翰林詹事每每采纳他的议论,所议之事也多被准行,很受朝廷重视。在这期间,学曙先后于乾隆廿一年、廿二年、三十一年、三十四年任会试同考官,乾隆三十二年任顺天府乡试同考官,乾隆廿五年任云南乡试主考官。甚能举贤用人,被当时文人学士誉为“当世之师”。

饶学曙着意书法。书写时左右手双管齐下,任意挥洒,酣畅淋漓;朱墨狼籍,半染衫袖。

    饶学曙善长诗文,诗文隽秀、飘逸,有唐宋风韵;高贵华丽,义雅颂近诗经。撰述极为认真,史家称其为文时“凝神精思,五官并用”,其诗文“博奥古义,而兼雅颂”。着有《研露斋集》,内有文3卷,诗8卷,蒋士铨为之序。另有《使滇集》,未见。

饶学曙为人厚道,事继母如生母,对其弟学暄(一说“”)淳淳教诲,植善规过,兄弟之间友爱依依。平生轻财乐施,常救人急难。在京城,他重修江西会馆,为家乡人雅集畅叙之所;并为漂泊京都的乡人营购义冢,免其亡尸暴露。

匡世词臣——谢阶树

谢阶树(1778-1825),字欣植,又字子玉,号向亭(芗亭),宜黄县城北门人。幼时博学强识,为文快捷。嘉庆三年(1798),年届20,考中举人。中举后,在贵州黎平为官的同乡程卓梁延聘其为子侄授课。

嘉庆十三年(1808)参加会试,获一甲二名(榜眼)进士。相传谢阶树最初的试卷以书法见长,被排在第五。大学士戴衢亨,久闻谢阶树是江西名士,希望谢能点为状元,对诸位阅卷官说:“江西自我以后三十年,竟再无一人夺魁!”阅卷官们明白其用意,便将谢阶树试卷排在了第二位。但更动第一名必经总考官同意。谢阶树试卷前移时,总考官不在。等总考官来时,有一考官说:“第二名书法甚佳,可以更列为第一。”总考官对有人随意更动名次不满,便说:“第二名也不能算低。”其他人不好再说。于是总考官便将谢阶树以第二名进呈,让他当了榜眼,使他与状元擦肩而过。
     谢阶树中榜眼后 被授为翰林院编修。嘉庆十五年(1810),担任顺天乡试考官;十九年(1813),担任会试同考官;二十一年(1816),被派往湖南督学。在湖南,他整顿学风,严肃考纪,革除冒名顶替、重名应试等积弊。当时湘潭人与江西估价客商发生争斗诉讼,并有朝廷显宦左右袒护,湖南督抚裁决不下,皇上大怒。谢阶树监考完毕回京,皇帝向他询问讼案原委,谢阶树奏明案情,并提出自己的处理意见,深得嘉庆帝称赞,被晋升为侍读学士(从四品),加日讲起居注官,转左、右庶子,升翰林院侍读学士兼国史馆纂修,教习庚辰、壬午、癸未三科庶吉士。道光四年(1824年)因上书万余言,陈述兴利革弊之事,被降为侍讲。次年即卒,享年48岁。

    谢阶树为官清廉,秉性刚直,不畏权贵。史载:嘉庆初期,和坤操纵朝中大权,植党营私,卖官鬻爵,骄横肆虐,其亲属与家奴,亦横行霸道,有人劾其家奴,竟遭惩治。“时有御史谢阶树敢与之斗争”。一次,谢阶树巡视京城南门,遇到和坤妾兄,驱车横冲直撞。阶树命随身兵丁擒拿,将其重打数十棍,并焚毁其乘车,于是京城人心大快,争相传颂。附和权势的王给事,提出奏议,罢谢阶树的官,而另一满族大臣昭莲却以诗赞曰:“獬冠巡京兆,端严拒请托;何来冯于都,驱车曰轻薄。我公立捕治,双轮付融烩。权门王给事,剡牍助威虐。”(此事言者凿凿,但未必可信。第一,和坤嘉庆四年(1799)正月倒台,其亲属与家奴横行霸道应是嘉庆四年以前的事。而谢阶树嘉庆十三年(1808)才中进士,嘉庆四年以前尚未入仕为官,与和坤亲属与家奴何来碰撞机会?第二,谢阶树的履历中,未有担任过御史的记载)

    清嘉、道之际,一些有识之士“以风雅之才,求匡世之学”,相结为“宣南诗社”,谢阶树、昭莲、鲍桂星、吴嵩粱等为其早期成员,龚自珍、林则徐、黄爵滋等后起之秀亦相继为其重要成员。他们切磋时弊,随时向朝廷上疏,提出改革主张,对革除腐败政治,防御外来侵略,严禁鸦片,都有过不少建树。

阶树学识渊博,沉酣载籍,工古文辞,诗亦清妍。尝拟《文赋》一篇,论者谓出陆机之上。有《大臣论》、《县令论》和哲学着作《约书》12卷。另有《守约堂诗文集》、《合璧联珠》、《记事珠》等数十卷,均未刻;已刻者为《沅槎唱和集》和《澧州唱和集》。工书法,楷法尤为壮丽。

阶树的经济思想是保富抑商。赵靖、易梦虹主编的《中国近代经济思想史》(修订本,1980年第2)一书在第5章《地主阶级保守派的经济思想》中把谢阶树的经济思想作为鸦片战争时期地主阶级保守派经济思想的第一个代表,并用1节的篇幅进行论述。同名编者在《中国近代经济思想资料选辑》(中华书局1984年第1)1辑《第一次鸦片一战争前后的经济思想资料·丙编》中选录了谢阶树《约书》中的《保富》、《理财》和《明宗》3,作为顽固保守的经济思想的代表作。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